当前位置: 娱乐名人榜 > 美女明星榜 >

乡村激情类小说《乡村狂兵》精彩节选章节阅读

时间:2018-08-27 17:50 来源:娱乐名人榜 作者:可悦网 点击: 次
乡村狂兵小说完整版是由可可文学提供!我是玄医兵王,病退回乡休养。针灸美容治伤,低调除恶安良。 为了村富民强,发展创业太忙。佳人红颜娇娘,看我努力疯狂 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 《乡村狂兵》已出全文 看全书请关注微信公

  乡村狂兵小说完整版是由可可文学提供!我是玄医兵王,病退回乡休养。针灸美容治伤,低调除恶安良。 为了村富民强,发展创业太忙。佳人红颜娇娘,看我努力疯狂……

  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  《乡村狂兵》已出全文

  看全书请关注微信公众号:uckeke

  回复小说名字或数字1704 即可继续阅读全文章节。

  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  花山岛,茫茫东海之上,常年雾气缭绕,一个远离大陆、面积不足六公里的小岛,岛上有个几十户人的小小渔村花山村。

  圆月当空,银白的月光照在面容俊朗、肤色阳光、一米七八左右的短发青年洪土生身上,仿佛一幅绝美的油画。

  美中不足的是,这个二十岁的洪土生双手都拄着拐杖,还背着个超大的行李包,正步履蹒跚的,顺着铺着半米石板的岛南村道,朝着花山岛的最东面走去。

  咦!那个人好像土生啊!

  不可能吧!洪土生在六年前出海捕鱼后就死了,怎么可能是他?

  只是失踪而已。没看到土生的尸体,就不能算死!

  村长规定不许外人在我们花山村留宿,尤其是这三更半夜,也不知道这个人是从哪冒出来的?

  我们去问问,他要不是洪土生,我们就把他抓起来扔到海里喂鲨鱼去!

  议论的是三个夜里巡逻的花山村治保队员,他们很快就到了洪土生前面不远处,挡住了去路。

  站住!你是谁?

  三个治保队员中年纪最大的赵思海,用起手电筒的强光,上下打量着洪土生冷冷问起。

  思海哥,我是洪土生啊!洪土生咧嘴一笑。

  哦!太好了!土生,果然是你回来了!大难不死,必有后福啊!赵思海笑道。

  唉!后福谈不上,没死已经算是幸运了!

  我当时被公海上的一艘外国货船救了,想着力气大,就做了六年搬货的船员。

  可惜啊,在几个月前的一次超强风暴中,我受了重伤,以往的大力气没了,双腿都落下了残疾,只能回来了。

  看到洪土生苦着脸说起,赵思海真的为他惋惜,连连叹息起来。

  二十四岁的族弟赵思杰想到在六年多前的花山村年度比武大会上,被洪土生一拳打得吐血,丢尽了脸面。

  一直追求的同龄村花白芷柔,从此将他视为废物,不再理他,结果到现在没嫁人。

  而他却娶了才貌一般的高慧芝,从此跟白芷柔无缘,让他非常的遗憾。

  现在洪土生成了残废,赵思杰心情大爽,忍不住幸灾乐祸的大笑起来。

  哈哈哈,报应啊!洪土生,你也有今天,看你以后还敢在村里嚣张!

  你赶紧把行李包放下来,我们要检查,是不是带了什么不该带的东西上岛!

  赵思杰说完,就叫上小两岁的堂弟赵思文朝着洪土生扑来。

  洪土生赶忙道:赵思杰、赵思文,你们别过来啊!我的行李包里只有些旧衣服,没必要检查!

  你说了不算!我们必须检查,否则就滚出我们花山村!

  赵思文对洪土生也是一直怀恨在心,他当年也跟洪土生比过武,但却被洪土生一脚踢飞到了几米远,休养了一个月才好。

  我的东西你们凭啥检查!

  洪土生见两人越来越近,随即拿起了右手拐杖,快速打在了两人的双腿膝盖骨上。

  伴随着两声惨叫,赵思杰二人都跪在了石板上,双手揉起了膝盖,一时间站不起来。

  洪土生,你一个残废,竟敢打我们?你还想不想在花山岛过了?

  虽然赵思杰跪了,语气却依旧凶狠,显得有些可笑。

  想啊!但我户口在这里,你们没资格赶我走。

  洪土生不想多说什么,又看向了赵思海问道:思海哥,你也要欺负我这个残废?

  赵思海对洪土生有些摸不透,赶忙道:没啊。土生,你快回家吧I惜我还得巡逻,不然我就送你回去。

  谢了!思海哥,请替我向思敏妹妹问好,告诉她我回来了!

  洪土生说完,继续步履蹒跚的往东走了。

  此时赵思杰咬了咬牙,刚将挎在肩头的猎枪取下来,却被赵思海一把抢了过去。

  赵思杰,六年前的土生都不是你能从背后杀得了的,现在他已经成年就更不可能了。

  你这么招惹他,是要给你家里人惹大祸吗?

  呃……

  赵思杰很是郁闷,本想反驳几句,但看到赵思文也在对他挤眉弄眼,摇头叹息,只能忍了……

  刚走过三百多米高的花山脚下村道急弯,洪土生就看到了靠山面海的石墙民居,心情瞬间激动,随即加快了脚步。

  感受着海风吹拂,看着老家的低矮院墙和老旧厚木板院门,洪土生忍不住热泪盈眶,感叹道:六年多了,我终于回来了!

  看了看没有信号的智能手机,已经是八月一号的凌晨一点多,现在大声叫门会打扰家里人休息。

  洪土生索性到了院墙边,先将双拐和行李包扔进了院内,接着伸手摸到了院墙顶部,双腿蹬了几下,很快爬上院墙,轻轻的跳进了院内。

  前院长着小时候栽种的两百多棵果树,俨然已经成林,这里距离五间正房还有一百多米远。

  重新背上行李包,拄着双拐越走越近,洪土生隐隐听到了仿佛春天到来后,母猫叫唤的声音。

  咦!哪里来的猫叫?

  穿过果树林,洪土生看到最左边靠厨房、以往他住的房间还亮着昏黄的光,很快到了房间外。

  嗯嗯额额……啊啊哦哦……

  原来这不是猫叫,而是女人在夜里的时候,需要或得到安慰后发出的清唱。

  洪土生听得着了迷,情不自禁的就趴在了窗户上。

  带有护栏的老旧玻璃窗没关,但却拉着两层窗帘。

  洪土生很想撩开窗帘去看看里面的景象,突然一阵风将窗帘吹起,长发美女那一大片傲人雪白,瞬间出现在了眼中……

  玉秀姐!她怎么睡在我的房间里面……那样解闷啊?

  洪土生正要细看,风停了,窗帘再次垂下。

  正当他想喊玉秀姐的时候,听到了有人翻墙跳进院内的声音,而此时房间里的油灯已经被玉秀姐吹灭。

  如果是父亲捕鱼回来了,他有钥匙没必要翻墙……

  这么晚了,莫非是有贼进来偷东西了……

  洪土生皱起了眉头,赶紧躲进了偏房的厨房门口,顺便将大行李包和双拐放下……

  不久之后,洪土生看到三十多岁的牛大旺,已经走到了玉秀姐现在住的卧室外。

  是谁?谁在外面?

  杨玉秀刚才也听到了牛大旺翻院墙跳下发出的声音,就赶紧穿上了衣裤,还将放在枕头下的一把长柄的猪草刀拿在了手里。

  哈哈哈,玉秀妹子,是我啊!你大旺哥,又来看你了,想我了吗?

  高大魁梧的牛大旺,没想到杨玉秀这几年来警惕性一直很高,害得他一次都没得逞,马上笑着说起。

  牛大旺,你三更半夜闯进我家,已经很多少次了,还要脸吗?

  你赶紧滚!不然的话,天亮之后我就去找村长告状!杨玉秀越发愤恨的说起。

  牛大旺得意的笑道:嘿嘿,你要是去找赵明亮,那就是羊入虎口。他这些年可是一直垂涎你得很哪!

  玉秀妹子,我给你带来了几块熏好的五花肉。你把门打开,我把熏肉交给你就走。

  赶紧拿走!虽然我这几年一个人过,但有一双手,还饿不死的!杨玉秀严正拒绝道。

  牛大旺皱眉劝说道:玉秀妹子,你这是何苦呢?

  土生小兄弟失踪六年了,你养父也死了五年多,你二十二岁的年纪也早该嫁人了。

  何必苦了自己,白白浪费了大好的青春呢?

  你还年轻,又这么漂亮,只要你跟我睡了,天一亮我就跟家里那个水性杨花的婆娘离婚,然后搬来跟你住,好好的保护你。好不好啊?

  牛大旺这话一出,洪土生再次流出了热泪。

  没想到在他两三岁时,在附近海面救了他的养父,竟然死了!

  父亲死了五年多,玉秀姐这些年一个人过,也不知道怎么熬过来的。

  以后我会好好照顾她,让她过上最好的生活!

  洪土生下定了决心,但还打算继续看看……

  牛大旺,我很讨厌你这个游手好闲、无恶不作的臭蛋,你赶紧滚吧!越远越好!

  杨玉秀这话让牛大旺很冒火,他猛地踢起了房门,恶狠狠的吼道:杨玉秀,老子想搞你好多年了,一直都在关照你,还要防着赵明亮打你主意。

  就是想让你感激老子,主动跟老子睡。

  可惜你这个傻女人,一直不领老子的情,老子现在忍不了了。

  今天老子一定要得到你!

  把你搞得浑身发软,尝到老子的好处,以后安安心心的做老子的女人!

  牛大旺说完,继续重重的踢起了房门。

  但房门很厚实,还抵着大木柜,牛大旺连踢了几脚都没踢破。

  杨玉秀开始还是很害怕,但看到房门还没坏,又逐渐就镇定下来。

  她举着长木柄猪草刀,就站在大木柜后,愤怒的说道:牛大旺,你休想毁我清白!

  我手上有刀,你要是敢进来,我肯定砍死你!

  哈哈哈哈!我一个大男人,还会怕你一个女……

  还在踢门的牛大旺话没说完,洪土生已经悄无声息的走到了他身后,右手化掌为刀,狠狠的砍在了他的后颈上。

  牛大旺还没反应过来,就感觉眼前一黑,晕倒在了地上。

  洪土生稍稍一考虑,认为现在场面有些尴尬,不是惊动玉秀姐的时候。

  这个牛大旺以往就仗着有不错的武功,夜进寡妇门,有机会就强上村里的女人甚至女孩子,还在村里偷鸡摸狗、做各种坏事,实在坏透了。

  可惜回来之前,他保证过要低调做人,不能出人命……

  但牛大旺这样的村霸,不严惩他,纵容他继续作恶,那是绝对不行的!

  索性趁着他昏迷不醒,天黑也没人看到,把他变成一个口不能言、手脚无力、命根成为摆设的全瘫废人,让他活得生不如死,也算是为民除害。

  想到这,洪土生随即扛起了牛大旺,开了院门,一瘸一拐的朝着牛大旺家走去……

  半个小时后,洪土生回了前院。

  正在上门栓,突然听到背后有东西袭来的声响,洪土生赶紧闪避开两块拳头大的尖利岩石,朝着正用手电筒光照着他的方向看去。

  玉秀姐!是我啊!

  洪土生看到是他朝思暮想的玉秀姐之后,瞬间露出了微笑。

  谁是你玉秀姐?你赶紧从我家里滚出去!

  手里还拿着长柄猪草刀的杨玉秀,根本没反应过来是洪土生回来了。

  玉秀姐,我是土生啊!六年前我没死,被经过的一艘货船救了。

  洪土生再次说起后,杨玉秀用手电筒光好好的照起了他的脸,神情激动的朝着他越走越近,洪土生也赶紧朝着她走来。

  土生!你终于回来了!父亲死了,这几年来,我过得好苦啊……

  一米六八的杨玉秀在距离洪土生还有十厘米远的时候,突然停了下来。

  镶嵌着大气而又不失精致五官的瓜子俏脸上,泛起了粉红的晕色。那柳叶细眉下的迷人杏眼,却是情不自禁的流出了热泪。

  回想八年前,漂浮在岛边海面上的她,被洪土生独自救上了岸,用挤压胸腔、腹腔,配合人工呼吸的方式,花了一个多小时才辛苦救醒。

  可惜的是,当时看着只有十四岁的她,醒来之后只记得姓名,就连住哪,父母是谁都不知道,却把洪土生当作了最亲的人。

  不久之后,杨玉秀成了洪家的养女,还对养父表示,要在成年之后嫁给洪土生。

  可惜在两年后,已经长成半大小伙子的洪土生独自出海捕鱼,连渔船带人都失踪了。

  杨玉秀本以为洪土生死了,这些年一直思念着他,经常梦见他,但没想到在这半夜三更,娱乐名人榜,他又活生生的出现了!

  土生,我是在做梦吗?杨玉秀温柔一笑,洪土生的心顿时醉了。

  玉秀姐,你没做梦!不相信的话,我抱着你,你感受着我的体温,就明白这不是梦了!

  洪土生也跟着笑起,双手将杨玉秀搂在怀中。

  六年过去了,清纯的杨玉秀出落得成熟美艳、肌肤细腻嫩滑,身材越发傲人,浑身散发着让他心动的幽香。

  我遇难后,父亲没过几个月就死了。

  看来渔船发电机出故障,绝对不是偶然,肯定是有人要害我们一家……如果真是这样,应该是他……

  洪土生还在分析思索,杨玉秀感受到了他浑身散发的火热阳刚之气,熏得满脸通红,甚至生出了一些念想,连呼吸都急促起来。

  想到洪土生刚回来,作为女孩子的她,不能这么随便,杨玉秀有些不舍的脱离开他。

  土生,你这六年多干什么去了?怎么现在才回来?

  杨玉秀看到没关好门,赶紧把门栓上好,还用长木棒抵好了院门。

  玉秀姐,我们还是进屋再说吧。

  洪土生随即拉着杨玉秀的手,感觉温润柔滑,越发感觉到家的温暖,很快就走进了她的卧室,顺手将门关上。

  土生,这里没板凳,就坐在被单上吧。

  杨玉秀点亮灯柜上的防风油灯,坐下后,洪土生也紧贴着坐在她身边,轻嗅着沁人心脾的体香,搂着她的柳条细腰,看着她泛着桃红的俏脸,小声说道:

  玉秀姐,我被经过公海的一艘外国货船救下之后,就被船长强迫着留在了船上,当了六年的船员。

  三个月前在风暴中搬运货物时受了重伤,已经不再适合当船员了,在经过花山岛东面的公海时,船长就派了艘小艇,送我上了岛。

  受了重伤?土生,严重吗?

  杨玉秀很是紧张,随即上下打量起了他。

  洪土生微微一笑:现在好多了。

  但双腿伤势还没完全好,另外就是力气小了些。但我身体好,要不了多久就能恢复正常。但这事你不要对任何人说起。

  嗯。那你这段时间好好在家里养伤,我会好好照顾你的!

  杨玉秀说完,情不自禁的将俏脸靠在了洪土生肩上。

  谢谢玉秀姐!洪土生咧嘴一笑。

  土生,在你出海捕鱼失踪没几个月,父亲也驾着以往的旧船出海捕鱼死了。

  我本来是想离开花山岛的,但舍不得我们一家人辛辛苦苦修建起来的这个家,怕走后被村里人霸占。

  我又想到你命大、力气大,两三岁时在海里都没死掉,长大后力气更大,还精通水性更不容易死。

  万一你安全回来了,我走了的话,你连个落脚的地方都没有,就一直守着这个家,盼着你平安回来……

  杨玉秀话没说完,洪土生歉意的说道:玉秀姐,辛苦你了。

  从现在起,我会好好照顾你,让你过上所有人都羡慕的好日子!

  杨玉秀很高兴的说道:土生,其实自从你救醒我那一刻起,我就发过毒誓。

  我永远都只属于你一个人,别的男人谁都别想碰。

  所以我才对父亲说过,要在你长大之后嫁给你。

  现在你长大回来了,我也该嫁给你了。

  洪土生听了后,心里咯噔一声,想到这六年多来的经历,脑海里瞬间浮现出了几个女孩子的倩影。

  刚回来,玉秀姐就提出要结婚,但他想过自由自在的生活,可不想这么早受约束。

  何况他太年轻,根本没想过结婚这事,也许快到三十岁,才会考虑结婚的事情。

  父亲以往虽然对他单独说过,娱乐名人榜,但玉秀姐却从没直接对他说,他也一直把玉秀姐当作最亲密无间的姐姐看待。

  但现在玉秀姐竟然把话挑明了,直接拒绝是不可能的。

  毕竟他跟玉秀姐之间是很有感情的,也希望玉秀姐能永远留在他身边,更不希望她嫁给别人……

  洪土生飞快的转动着脑子,他很感动的点了下头,委婉的说道:嗯……

  玉秀,你对我的心意我一直都明白。只是我以往年纪小不太懂事,一直把你当姐姐看待。

  我这几年没事的时候,跟着船上的医生学了些推拿针灸的医术。

  等我身体彻底康复,我就带你离开这里,去大城市开一家私人诊所,怎么样?

  听到洪土生要带她离开这里,而且对她的称呼也变了,杨玉秀误以为洪土生答应了,心里越发欣喜,甜甜的笑道:好啊!

  土生,时候不早了,我想睡觉了。

  这里本来就是你睡的卧室,今晚暂时让我睡在这里,好不好嘛?

  嗯,可以啊。玉秀,你先睡,我去把行李包拿进来。

  洪土生回厨房取来双拐和行李包,看到杨玉秀已经闭着眼侧身和衣而睡,但俏脸依旧有些泛红。

  本想对她做点什么,但想到来日方长,也不急于一时。

  加上实在是困了,也背对着杨玉秀,很快睡了过去。

  天刚亮不久,突然听到一阵阵急促的敲门声,还伴随着几个男女的叫喊声,杨玉秀醒了过来。

  睁眼之后,她惊讶的发现身上盖着薄薄的被单,饱满自傲的36D完美身材正紧贴着洪土生后背,双手还搭在洪土生那浑厚结实的胸膛上。

  芳心羞涩,赶紧收回双手,她抹了抹双眼,就出了卧室,顺便将门关上。

  到了院门边,杨玉秀已经得知是牛大旺的老婆钟红,领着三个本家兄弟在叫门,她很快将门打开。

  杨玉秀,牛大旺是不是来过你这里?

  快三十岁的钟红看着比她年轻漂亮,在村里名声特别好的杨玉秀,就特别的嫉妒,马上冷着脸,指着她问起。

  牛大旺?

  杨玉秀一愣,夜里牛大旺来踢了几脚房门之后,突然就没了动静,后来院门打开了,她认为牛大旺应该是走了。

  但这事不能说,不然谁会相信牛大旺半夜三更来她家,没对她做点什么?

  呵呵,怎么的?杨玉秀,你心虚了!

  我就知道你这个狐狸精耐不住寂寞,家里男人都死光了还留在我们花山村,就为了勾搭村里的男人跟你睡觉,现在终于露出狐狸尾巴了!

  钟红说起的同时,注意到三个本家兄弟都是直勾勾的看着杨玉秀,一副痴迷的模样,更是气不打一处来。

  杨玉秀受不了这种羞辱,赶紧摆手道:没有!我没有!

  红姐,我没看到牛大旺啊!

  没看到?骗谁啊!呵呵,敢不敢让我们搜搜看?

  钟红说完,随即领着三个本家兄弟朝着正房跑去,杨玉秀根本拦不住。

  洪土生突然从厨房里拄着双拐走了出来,指着正在跑来的四人,大吼一声:我洪土生回来了4谁还敢欺负我玉秀姐!

  洪土生?!你还没死啊?

  
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  

《乡村狂兵》已出全文

  

看全书请关注微信公众号:uckeke

  

回复小说名字或数字1704 即可继续阅读全文章节。

  
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  
《·乡村激情类小说《乡村狂兵》精彩节选章节阅读》转载于百家号或网络文章,非本站编写,也不代表本站立场。如有侵犯你的权益请联系删除。


Tags: 美女明星榜

www.kelteri.com娱乐名人榜